严嵩简介,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

来源:http://www.21xiao.net 作者:www.3730.com 人气:73 发布时间:2019-10-29
摘要:为什么“字如其人”的说法屡屡落空?严嵩临死前的委屈之言解释了这种误差,他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至死,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奸臣

为什么“字如其人”的说法屡屡落空?严嵩临死前的委屈之言解释了这种误差,他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至死,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奸臣这种自以为正义在胸中的心态让他们的字看起来或雄健豪放或清雅高洁,“字如其人”其实只是通过字可以看出写字人的心理状况,至于品行是无法从字里显露出来的。奸臣蔡京、秦桧、严蒿等虽堪称书法家,但他们的书法作品留传下来的却极少,所谓因人废字。张瑞图趋附阉党,性质上与严蒿之流有别,其书法勉强被后世所接受。历代书法评价中,书法作品和人品是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人品历来高于书品,书法是人的学识、才能、品质高度融合的体现。司马光曾经说过:才胜德者,小人也。很多人认为把人品低下的书家的书法作品收藏家中,等于收藏了邪恶之气,不仅玷污了家风,也有损于自己的人品。

中文名
严嵩

图片 1

别名
严惟中,严勉庵、严介溪、严分宜

严嵩书法欣赏1

国籍
明朝

留传至今的严嵩书法作品不多,均为书法珍品,大体可分为四类,一是榜书,即“署书”、“擘窠书”(大字的别称,一般为楷书),这类作品主要标题宫阙门额上,过去在北京较多,如原在西城区东大高殿外牌坊上的榜书“孔绥皇祚”、“太极先林”、“弘佑天民”、“先天民境”;西城区原景山大门上的“北上门”榜书;北镇庙正门匾额的三个大字,也属严嵩的“榜书”之列;二是碑文,如现存于湖南永州柳宗元纪念馆的“寻愚溪谒柳子庙”一文;杭州西子湖畔岳飞墓旁的“满江红”词一首,分别是严嵩在任国史编修和礼部左侍郎时的作品;三是印文,如木印正书“严嵩”、篆文阴刻汉白玉“严嵩私印”等;四是卷轴,严嵩生前此类作品最多,然而在其书法作品中保存下来的却最少,现今保存下来的“千字文”,尤属珍品,严嵩自己对此作也颇为满意,曾于嘉靖三十五年“题手书千文后”,叙述自己的书法创作经历。

民族
汉族

著名史学家曹国庆认为严嵩在书法上成名,是他初入翰林院的时候。明代的翰林院网罗了天下的科举人才,相当于中央的智囊团和书记处。严嵩的经义文章每每列为首选,他的诗词唱酬之作也常在宴集中力拔头筹,于是,人们在欣赏他的文章的同时,又领略了他的书法技艺,观其文便可获双重享受。此后,由翰林院而及其他任上,由京师而及地方,士林中便多有以得其墨宝为荣者。钤山归隐的八年间,严嵩又精研了许多书法字贴,书法造诣精湛。至今在北京还留有他的书法遗迹“六必居”等题额10多处。数点严嵩书法遗存,书法家孙熙春表示,被确认为严嵩所书的题额而无大异议的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建于明代的绿琉璃牌坊上的“永延帝祚”;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北门之“展思门”;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北京老字号“六必居”。其中“永延帝祚”、“独乐寺”(较老,似乎未经破坏)相对较为可靠。山东曲阜的“圣府”、杭州西湖岳飞庙的“满江红”(但落款后被改为夏言)同调词等全国知名景点20多处还保留了他的书法遗迹。

出生地
江西分宜

图片 2

出生日期
1480年

严嵩书法欣赏2

严嵩的书法虽流布全国各地,六必居酱园店设在北京,相传创自明朝中叶,挂于店内的金字大匾的“六必居”三个大字为明朝大学士严嵩题写。六必居原是山西临汾西社村人赵存仁、赵存义、赵存礼兄弟开办的小店铺,赵氏兄弟是如何求得位高权重的严嵩的墨宝不得而知,但就字论字,“六必居”三个字写得,笔力雄奇博大,字体丰伟而不板滞,笔势强健而不笨拙,书法艺术价值极高,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逝世日期
1567年

明朝大奸臣严嵩的题字:在孔府高大庄严的门额上,镌刻着两个流金溢彩的正书大字“圣府”,其笔力刚劲、凝重,威严中透露出儒雅,得到历代书家的赞颂,这是严嵩的杰作。孔林的洙水桥牌坊匾额是由严嵩所题,“六必居”三个字也是他写的,北京的什刹海、景山公园、北海、故宫等地都有他的书法作品。据说,清朝顺天府有个贡院,悬挂的是严嵩题写的匾额“至公堂”。乾隆觉得不妥,一直想把它换掉,便命满朝书法出色的官员写这三个大字,自己也私下写过无数遍“至公堂”,最后发现都不如严嵩的字,便仍然让这个大奸臣的字留在原处。

职业
内阁首辅,吏部尚书

图片 3

主要成就
书法

严嵩书法欣赏3

代表作品
《钤山堂集》40卷

严嵩在书坛成名,是在他初入翰林院的时候。弘治十八年(1505)三月,严嵩以二甲第二名的成绩被赐予进士出身。不久又以一首《雨后观芍药诗》入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明代的翰林院实际上就是内阁的署衙,内中网罗了天下的许多科举人才,是朝廷的智囊团和书记处。在馆阁的日子里,严嵩的经义文章每每在馆试中列为首选,他的诗词唱酬之作每每在宴集中力拔头筹,于是,人们在欣赏他的文章的同时,又领略了他的书法技艺,观其文便可获双重享受。此后,由翰林院而及他曹,由京师而及地方,士林中便多有以得其墨宝为荣者。钤山归隐的八年间,严嵩又精研了许多书法字贴,书法造诣更有精进,当世的一些知名画家每邀他连袂创作,或得一佳作即邀其题署,以为画面增色。翻开《钤山堂集》,便可知严嵩的许多诗文,便是因此而作,如卷3《吴伟画》、〈山水画《题李学士画》、《题杨时明瀛州别业》、《李学士薇园秋霁雨图题赠》,卷5《题吕梁陈之部观物序》、《奉题阁老费公至乐楼》、《题潇湘楼》、《题双松卷,卷6《题风洞》、《题虞山洞》、《题黄氏池亭》、《题龙封君颐贞卷》,卷7《题罗太守画》、《君持梅卷请题笔赠之》、《题胡使君可泉》,卷8《凤图为宗伯序公题》、《梦竹卷题赠胡也贞光禄》、《题宫保孙公宜晚序》,卷10《题顾中丞居》,卷11《题顾中丞载酒亭图》、《写真自题》,卷17《子昂马图赠大梁李中丞》。通过《直庐稿》,我们还可了解到,严嵩自己比较满意的书法作品,尚有《题先高祖闱中试小录后》、《题画册》、《题田氏所藏予手书》、《题千字文》等等。令人遗憾的是,上述书法原件多已不存,许多作品我们无从领略其艺术的神韵。在留传至今不多的严嵩书法作品中,大体上可分为四类,一是榜书,即“署书”、“擘窠书”,这类作品主要标题宫阙门额上,过去在北京较多, 被确认为严嵩所书的题额而无大异议的有:北京朝阳门外大街建于明代的绿琉璃牌坊上的“永延帝祚”;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北门之“展思门”;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北京老字号“六必居”;还有“天下第一关”等几处。其中“永延帝祚”、“独乐寺”(较老,似乎未经破坏)相对较为可靠。

擅长
一意媚上 窃权罔利 贪污受贿

图片 4

儿子
严世蕃

严嵩书法欣赏4

人物生平

严嵩的手书,在嘉靖年间便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当世的一些著名的书法家如杨慎、田汝籽、湛若水等对其作品都推崇备至。正德年间,田汝籽提学江西,严嵩尚是一位七品编修,正困卧钤山,田汝籽不以其位卑困顿,亲自造访敝庐,相与评骘风雅。严嵩将钤山所作诗稿精心抄录相赠,田汝籽视为传家宝,在珍藏了四十年后,临终之前转交给其弟田汝米束收藏,田汝米束后来将这些手稿携至京师送严嵩一阅,严嵩复睹旧迹,恍若隔世,再“题田深甫所藏钤山手稿”文并旧稿归之,一时成为书坛佳话。

高中进士

严嵩的父亲是位久考未成,而又醉心于权力的人,自然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儿子身上,于是便悉心的栽培、教导。五岁在严氏祠启蒙,九岁入县学,十岁过县试,十九岁中举,二十五岁时,严嵩终于完成父亲的心愿。

弘治十八年考中乙丑科进士,被选为庶吉士,后被授予编修,后来严嵩得了一场大病,迫使他退官回籍。在严嵩的退官10年,正是宦官刘瑾权倾天下之时。

然而,由于政敌书史,修怨横议,严嵩奸名身随,他的书法作品也因之噩运降临。在严嵩的“榜书”作品中,“六必居”最具代表性,这块匾的书体,方严浑阔,笔力雄奇博大;字体丰伟而不板滞,笔势强健而不笨拙,其历史和书法艺术价值极高,是榜书作品中不可多得的珍品。“六必居”是嘉靖年间开设的一家著名酱园的店名,位于北京前门外粮食店,是严嵩因店主之请而题署。嘉靖间,商品经济已有相当发展,作为京师的北京城,商业活动尤为兴盛,“六必居”仅有六人开设之意。不过,由于严嵩题额时并未署上自己的大名(当时题匾,多不署自己的名字),这便为否定其字的人提供了方便,在他们看来,万恶至极的“奸臣”严嵩又岂能写出这等好字,五十年代,有人在“六必居”的一位伙计家中,找到了几张旧房契,最早的一张是康熙十九年(1680年)的,于是,否定“六必居”为严嵩所作便有了“可靠的”依据。有人认定“六必居”是康熙以后才开设的,还有的说是清乾隆间“陈升号”演变而来,因而这“六必居”三字,自然与严嵩无关。其实,自嘉靖至康熙已有百余年,房产易主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张房契并不能说明问题。由于六必居是个老字号,匾额又是书法珍品,因而历代业主都视之为瑰宝。远的不说,就在清雍正六年(1728年)至道光六年(1826年)这一百年间,“六必居”的主人就先后经历了杨、张、郭、韩、赵、厚几姓。何况,嘉靖间的房契没有找到,并不能断定房屋最初不是建于嘉靖间,更何况我们把“六必居”三字与其他严嵩已署名的作品想比较,也就不难得出是出自同一作者的结论。值得一题的是,否定严嵩“六必居”作者权的倒不是书法界,而是非从事书法研究的人居多。

纂编府志

正德七年袁州府知府姚汀开局修志,请严嵩为总纂。不久姚汀又以事去。第二年,徐琏继任知府。到职后,徐琏即飞函请严嵩继续纂府志。

正德九年严嵩任总纂,因为这年为甲戌年,故人们称之为甲戌志。后世称《正德袁州府志》。

图片 5

高攀夏言

及后刘瑾与其党羽被灭后,严嵩北上顺天,正式复官。在此后的十多年内,严嵩先后在北京与南京的翰林院任职。明世宗时,世宗沉迷道教,好长生不老之术,对政事漠不关心,朝中事务皆交由朝臣处理。礼部尚书夏言得到世宗的宠信,又是严嵩的同乡,于是严嵩拼命讨好夏言。

严嵩书法欣赏5

步步高升

正德十六年,世宗即位几个月之后,严嵩升南京翰林院侍读,署掌院事。

嘉靖四年,升国子监祭酒。

嘉靖十一年,升南京礼部尚书,两年后改南京吏部尚书。

嘉靖十五年,严嵩赴京朝觐考察,被世宗留下,任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由于世宗对议礼的重视,礼部尚书在部院大臣中地位尤其显赫,往往成为进入内阁的阶梯。严嵩和世宗的接触开始频繁起来。据他自己说,当时世宗忙于同辅臣及礼部尚书等制定礼乐,有时一日召见两三次,有时至夜分始退。他住在城西约四里,乘车驱隶弗及,往往是单骑疾驰。

嘉靖十七年,有人上疏请献皇帝庙号称宗,以入太庙。朝中大臣,包括严嵩在内,欲加阻止。世宗怒,著《明堂或问》,严厉质问群臣。严嵩尽改前说,并且“条划礼仪甚备”。献皇帝入庙称宗之争,是大礼议的尾声。

嘉靖二十一年,首辅夏言革职闲住,严嵩加少保、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仍掌礼部事。

山东曲阜是圣人阙里,历代衍圣公府就建在这里,在孔府高大庄严的门额上,镌刻着两个流金溢彩的正书大字“圣府”,其笔力刚劲、凝重,威严中透露出儒雅,得到历代书家的赞颂,这也是严嵩的杰作。六十二、六十三、六十四代衍圣公都与严嵩有着深厚的交谊:六十二代衍圣公孔闻韶与严嵩年龄相若,平时曾有文字交,他嗣后的“墓志铭”也是严嵩所作;六十三代衍圣公孔贞干的袭爵手续是严嵩主持办理的;六十四代衍圣公孔尚贤还是严嵩的孙女婿,孔严两家世代交好。因此,在嘉靖间衍圣公重修门楼时,他们还延请严嵩题额,于是便有了迄今尚悬于孔府门额上的“圣府”二字。然而,严嵩嗣后由其政敌冠其身的“奸臣”之名,竟成为他的盖棺定论,正史野史、官书私书多口诛笔伐。围绕着这块匾额便又生发出一些故事来。孔圣人的后裔倒是明白事理,他们尊重事实,既没有否定严嵩对“圣府”的作者权,也没有将此匾撤下,另请他人重书换上。但一些自视懂得忠奸如同冰炭的好事者不甘于寂寞,于是一个精心编制的故事出笼了:奸臣严嵩在朝作恶多端,为巩固自己地位,竭力与衍圣公府攀结,而衍圣公深明大义不予接纳,一次严嵩专程前来造访,衍圣公闭门不见,让他在门外的一条板凳上冷坐了两天两夜,吃了一顿饱饱的闭门羹,严嵩临走时写下了这块匾额,衍圣公见严嵩人品虽糟,书品倒还不错,也是其对圣府的一番敬意,便将匾额留下。迄今孔府外还放有一条板凳,据说那就是严嵩坐过的,奸臣贼子是不能进入孔府之内的。这真是一个编排绝妙的故事,可谓用心良苦。

迫害忠臣

夏言自视甚高,反对世宗沉迷道教。渐不为明世宗所喜。一日世宗将沉香水叶冠赐予夏言、严嵩等大臣,夏言并不戴上;但严嵩每次出朝都会戴此冠,还特地用轻纱笼住以示郑重。世宗见状,越喜严嵩而嫌夏言。

严嵩晋升为太子太傅,羽翼已丰,开始攻击夏言,严嵩又怂恿世宗罢黜夏言。夏言被罢后,严嵩为所欲为,嘉靖二十二年,吏部尚书许赞、礼部尚书张璧与严嵩一同参与机务,但世宗遇事只召严嵩。后来,严嵩抓住鞑靼入侵中原的机会,迫害夏言。

嘉靖二十三年,鞑靼入侵河套(今宁夏和内蒙古境内贺兰山以东,狼山和大青山以南),陕西总督曾铣发兵夺回河套,并上呈奏疏,建议从府谷黄甫到定边修筑一段边墙,再水陆并进,逼鞑靼退兵,此举得到夏言的支持。夏言向朝廷举荐曾铣,并与之商讨计划。明世宗决心夺回河套,并褒扬曾铣。此时严嵩买通皇帝近待,称其“轻启边衅”,并指使边将仇鸾诬称曾铣掩败不报,克扣军饷,贿赂首辅夏言。严嵩更在世宗面前说两人夺回河套别有用意,世宗果然相信。

嘉靖二十四年十二月,许赞以老病去职,张璧去世,世宗再度起用夏言。这时夏言知道严嵩的为人,处处小心防范。严嵩表面上对夏言谦恭,但怀恨在心。日后严嵩再凭借青词夺回世宗的信任。

嘉靖二十七年三月,曾铣被杀,妻子流放两千里,夏言下狱,后来严嵩利用传言,使世宗“得知”夏言毁谤自己,同年十月,夏言被斩首,夏言的亲信或贬或罚。严嵩重新出任内阁首辅,从此擅专朝政。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人类文明的先进代表之一,并且上自天文星宿,下至地理人文,堪称无所不包、无奇不有。不过,在它那千种风情,万般形态中,的确也有不少在今天看来并不值得效法的东西,我们常说吸取精华,去其糟粕,然而有些东西,尤其是观念方面的东西,似乎难以分优劣,而人们又自觉地为其左右。明人何良俊在谈及严嵩的才学和严嵩在文学史上所受不公正对待时,曾经发出过这样一段感慨:“严介老之诗,秀丽清警。近代名家,鲜有能出其右者,作文亦典雅庄重,乌可以人而废之?” 何良俊是一个封建时代的文人,他说这番话时,正值朝中倒严势力占据上风,继任首辅徐阶等人对严嵩进行全面否定和清算,话能说到这个份上,委实难能可贵。

青词宰相

明世宗崇道斋醮追求长生来说,严嵩为了媚上,他还是全力以赴地去做,不管花多大的人力、财力、物力,都在所不惜。其中单是营建,斋宫秘殿并时而兴,工场二三十处,役匠数万人,军称之,岁费二三百。经费不敷,乃令臣民献助;献助不已,复行开纳,劳民伤财,视武宗过之。当时明王朝的太仓岁入只有二百万两,而斋宫秘殿等的营建,岁费竟至二三百万,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对此,严嵩实难辞其咎。

要斋醮祷祀,就要撰写青词。严嵩因善写青词而得宠。自他担任首辅后,他经常在世宗左右,醮祀青词,非嵩无当帝意者,为了撰写好青词,他倾注了很大的精力,有时废寝忘食,甚至在庚戌之变时,当俺答兵包围了北京,并在城郊大肆杀掠的重要时刻,他竟不顾国家安危和百姓死活,还在专心致志地大写青词。特别当左谕德赵贞吉提出抗敌之策,在奉敕谕军之前去谒见严嵩时,嵩竟以撰青词辞不见可见在严嵩的心目中,青词的位置远在家与百姓之上,难怪人们嘲讽他是“青词宰相”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发布于www.373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严嵩简介,明代首奸严嵩书法欣赏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